记得住乡愁的世界华人文学平台

刊头题字姚景林第期

漂泊多年千里姻缘一线牵□易正权

俗话说,千里姻缘一线牵,玉梅没想到,这样的故事真实地在她身上发生了。缘分的牵引,让她拥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,虽然是闪婚,虽然要和老公携手闯过创业初期最困难的日子,但她心怀感恩,无怨无悔。

遇到他之前我是漂泊的小船。

在遇到浙南以前,我曾孤身在外地漂泊多年。在我10多岁时,母亲离开了人世,年父亲也撒手人寰,只剩下我和两个哥哥、两个姐姐相依为命。完成学业后,我一直在外面打工,辗转各地,冷暖自知,对自己将来的婚姻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。

年,我来到广州工作,平时忙忙碌碌,只有过年时才能回家。那年8月,我突然觉得很累,想请假休息几天,于是我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,回到了鸦鹊岭的哥哥家。有一天,嫂子和我聊天时,关心地问道:“玉梅,你今年也老大不小了,怎么还不赶紧找个对象呢?”我无言以对,其实,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有考虑过,之前也有不少朋友帮忙介绍男朋友,可我始终找不到心动的感觉。

嫂子为我的婚事留上了心,每当有熟识的朋友上门做客,她便会提起这事,问对方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可以帮忙牵线。一次,当她问起一位来自浙江,在他们家附近租了块地种西瓜的朋友时,他想了想回答:“我有个弟弟,年龄比玉梅大几岁,两人倒是很般配。不过我很久没回老家了,不知道他现在是个什么情况……”

嫂子认为可以让我们尝试着接触一下,热心地替我张罗,我却没有在意,假期一结束我便返回广州去了。不料,刚下飞机,我便接到嫂子的电话,让我记下一位名叫浙南的小伙子的电话和QQ号码,嘱咐我们先联系,说不定就看对眼了呢。

没过多久,我便收到了一条短信,是浙南发来的,上面写着:“你好,很高兴认识你……”看对方很有礼貌,我也客客气气地回复了一句问候。这拉开了我们交往的序幕,一个星期后,他从浙江飞到了广州看望我。

他来的头天晚上,本说打算回一趟老家,所以我压根没想到这是他想给我一个惊喜。直到在机场接到他,我才相信真实的他就站在我的面前。我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唱歌,为浙南接风,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为人老实,聊天很谈得来,朋友们私底下评价:“这个哥哥不错,有眼光!

结婚之后他成了我的主心骨

浙南玩了两三天,就赶回去上班了。10月初,他又飞了过来和我见面,我们的感情迅速升温。10月中旬是浙南的生日,他的哥哥从宜昌赶回浙江,我也以准媳妇的身份拜见了他的家人。当天晚上,他们家摆了好几桌宴席,请亲朋好友来热闹一下,可能是好久没这么高兴过,我醉倒了。

随后,我和浙南去上海玩了几天,世博会、黄浦江边,到处留下了我们的身影。那几天相处下来,我们感觉彼此已离不开对方,12月10日,我和浙南领了结婚证。此时,离我们第一次见面还不到四个月,但双方却像认识了很久很久似的。

就在这时候,我发现自己有了身孕,这本是个好消息,可我却高兴不起来。因为在他老家玩的期间,我曾被狗咬伤,打了好几针狂犬疫苗,我担心会影响孩子的健康。我咨询了许多医生,也征求过朋友们的意见,可始终做不了决定,内心彷徨不已。浙南了解我的纠结后,劝我留下这个孩子,说将来有什么问题他和我一起承担。浙南的话如同一剂定心丸,让我坚持将孩子生了下来。听到婴儿的第一声啼哭,见他白白胖胖,健康可爱,我的眼泪也忍不住滚落下来。

孩子出生后,我随浙南到他家乡呆了大半年,由于对那边的环境不太熟悉,我们于年回到宜昌,买房子安定下来。30多年漂泊无依,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,仿佛就在一瞬间,我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,每天看着老公、孩子围绕在身边,我感到十分满足。

再苦再累我情愿跟他走下去

和浙南结婚时,我们没有拍婚纱照、没有大宴宾客,孩子满月、周岁我们也没有摆酒,因为我和浙南为人都比较低调,没有这些形式上的东西,我们的内心依然平静、快乐。结婚前,浙南曾送了我一条金项链和一块手表,婚后又送了我一枚钻戒,我经常和他开玩笑:“你三件礼物就把我摆平了!”话虽如此,我深知平淡是福,实实在在的过日子才是最重要的。

有人说闪婚容易不幸福,但我的感觉却非常好。待产期间,浙南随我到宜昌,在家一边炒股一边陪伴我,我们的生活习惯不同,他不能吃辣、爱吃海鲜,可为了照顾我的口味,他一直迁就我。坐月子时,他一个人忙前跑后,默契地配合我做一个新手奶爸,令同病房的产妇大呼羡慕。

为了让我和孩子过上好日子,浙南决定建一个葡萄种植园。说干就干,但事实远比想像中艰难。最初搭建钢筋水泥的柱子,一根就有多斤,从未干过重活儿的他要将其从门口扛到田里,每天要扛上好几趟,肩上勒得全是血丝。不仅如此,还要将钢管支撑架用模具掰弯,一天下来他的手像残废了一样,肿痛难忍,连吃饭都拈不上菜,只能用筷子扒。到了晚上他疼得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贴了很多药膏手还是直发抖。

我看着十分心疼,主动去帮他,可这些又苦又累的活儿,他从不让我沾手。有一次他对我同学说:“玉梅本来可以跟你们一样,过点潇洒自在的生活,现在却跟着我一起吃苦,我真的很感激。”听了这话,我感动的说不出话来。

这几年来,我们没有多少娱乐活动,一心扑在葡萄园上。如今,葡萄种植已初具规模,蒸蒸日上,令我们大感欣慰。当地人常夸浙南,这些苦他们都吃不消,没想到你们却拿下来了!

认识浙南以前,我像一条小船,漂到哪里是哪里,现在,世界上有了这么一个男人,愿意帮我分担家务,愿意体谅我、照顾我,让我觉得有了依靠。虽然浙南不爱说话,更不曾甜言蜜语,但他勤劳节俭,待人处事肯吃亏,在我心目中,他就是一个万里挑一的好老公。都说人生的路是自己选择的,我心甘情愿跟他一起,携手往前走下去。

作者简介

易正权,笔名,遥望西方,职业,教师;生于年腊月,家住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。爱好文学和写作,有文章在《散文》和《中国人口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过。曾做过省报特约记者;市区、优秀通讯员;任过网络编辑;自费出版《晚风》一书。现在宜昌裕孝家庭博物馆从事文秘工作。

咱们村

年2月创刊

咱们村地球村-记得住乡愁的世界华人文学平台。

无论您来自北国的小镇,还是南国的边陲;也无论您是生在东海渔乡,还是西漠村庄;无论是身在天涯海角,还是远在异国他乡,《咱们村》永远是您温馨的港湾;拿起您的笔,述说一下乡情、乡音,描绘一下家乡的美丽,讲述一下温情的故事,回忆一下曾经的难忘……

编辑亚静

《咱们村》编辑部投稿邮箱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wuweizia.com/wwzpz/7101.html